木棉昕子

画画,填词,唱歌。

沉迷aph,全员厨,无洁癖。
博爱到我自己都怕。

偶尔画些乱七八糟的拟人和脑洞。
不定期掉落旅游图片和原创的小作文。

阴阳师养老,永远的茨木夫人。
崩坏三半养老,八重樱我老婆。
刀剑的话,喜欢鹤丸、不安定和清光。

很高兴认识你。

一点感想

我永远喜欢aph

⭕雪里红芹菜:

这个问题是一道非常好的分析题。


解题前声明:如果我答得不够好,那一定是我一个人的锅,与整个圈子无关。


近几年来,aph的状态的确是在走下坡路,缓缓地从众同人圈之间轰轰烈烈的登台变成了安安静静的幕后。不仅动画没有更新,而且我记得原作者也停更了好久。对旧粉丝来说,现在仍然待在圈子里算是一种特殊的情怀。我们见证过它的繁荣,见过它的辉煌,也曾清楚地记得aph粉丝的战斗力不输于现在任何一个热圈。每每想起几乎有一种热泪盈眶的冲动。


对刚刚入坑的新粉丝来说,现在喜欢上它,就像谈起了一场结局未知的黄昏恋,一个人躺在电影院里嚼着爆米花。


但无论新粉也好旧粉也好,我们都不知道自己什么时候会离开。想必现在很多已经从aph离开的太太一样,心路历程的变化永远是个未知数,不像星辰落地之前天地产生晃动的预兆,不像火山喷发前会有满天尘雾。


我们没有办法控制自己喜欢什么,怦然心动永远只是一瞬间的时间,可能成为永久,也可能成为一段过往。沉浸在同人圈,并不代表整个人生。


旧粉差不多陆陆续续已经到了上大学的年纪,或者更早的已经加入了社会好多年。我可以代表学生党们说一点自己的感受。


站在产粮者的角度来说,我每天需要早起上学、背单词、写作业,未来计划考研,学会更好地人际交往,从周末或者假期的缝隙里挤出时间码一点自己的脑洞,也经常会需要各种好玩的游戏、好看的电影、好听的音乐和有趣的书本充实自己。要说全身心的投入于所喜欢的CP中,一个虚拟的、全方面需要自己的想象来构建的抽象事物,那是根本不可能的。


但是all耀的太太是我见过最好的、最平和温柔的一类人群。不管生活有多么忙碌,不管现实生活中的困扰令他们有多么焦虑,他们依然在尽最大努力爱抚他们所爱的cp。我的朋友们一边打着游戏吸着一点点,看漫威电影,读各种小说,聊一聊喜欢的英国男星,想养侏罗纪的迅猛龙,想买底特律的仿生人。但是从来没见过他们放弃喜欢过好茶组。


可以说,吐槽亚瑟柯克兰是个臭辣鸡已经成为了生活中必不可少的一部分了。


所以,现在看起来可能很糟糕,但是没什么不好的。


我很满足于现状。


对我来说,这个圈子仅仅是一个金牌选手披着自己的外套坐在了观众席上而已。


热圈定律无非就是从狂热的激情中退却,渐渐变成了一片静水的过程。但别小看水,APH粉丝庞大的基数足以支撑它润物无声到任何一段时期。每一天都在继续,开心、快乐,偶尔从世界盛事中得到“国家们”的状况,并感谢APH原作者给了我们这样一个能够幻想的机会。


就算黄昏之人垂垂老矣,到了他再也走不动的时候,我也希望每一个喜欢过他的人,能过把留给他的故事和作品,一篇篇的看,笑中带泪的看,调侃着亚瑟柯克兰的眉毛看,吹着法兰西调子的口哨看。


人生一路往前,前方的路不一定与你同在。那些已经离开的太太,我也不觉得他们对自己曾经喜欢过aph感到后悔,这就足够了。


与其担心“他”还能不能继续走下去,不如去听听阳光彩虹小白马吧,起码它能带给你更多快乐。


浪费你人生的五分钟了,不好意思啊。


 


 


如果还有什么问题请戳点我这个质问箱。要是遇到打不开的情况,请关掉再重进一遍。


应小伙伴要求写的阿鲁。
“生逢盛世,应是你的荣幸。”

#校拟(注意避雷)
非腐向,左边是北工大,右边是央美。
组合名:追逐太阳组(因为都在朝阳区)。
突然萌的组合。
集训用剩的劣质素描纸,实在是难受……

#行万里路
#稻城→理塘
“有没有一座孤岛能容下你我,
陪你看一场最绵长日落。
夕阳沉入地平线就该告别了,
漫长岁月里,你还会记起么?”
——《岁月云集·时光叛徒》
(2018.3)

#行万里路
#稻城亚丁
好看的太多了,选了几张。
青行灯色的湖。
亚瑟眼睛同款祖母绿的湖。
“月色与雪色之间,您是第三种绝色。”

#行万里路
#甘孜·理塘
好不容易有信号。
“原来你生来神秘 落地成谜
直到某天 摘下面具
岁月藏在眼底
辽阔至极 能容下天地”
——《我疯狂爱着一个学设计的疯子》
(2017.11)

#行万里路
春回一刹,枯木生花。

#行万里路
#四姑娘山·双桥沟
一生划船不用桨,全靠浪

这辈子提起王耀第一件想起的事

瑾时·体育加试最讨厌了:

这辈子提起王耀第一件想起的事?




阿尔弗

“那时候hero家里刚跟王耀结交,hero跟在他后面游览顺便讲乒乓球,看着他刚养起来的长辫子鬼使神差的拽了一下。

后来他用乒乓球把我虐的叫爸爸…………”



亚瑟

“啊当然是他在床上的时候,衣衫半褪不褪,目含春色…………混混混蛋你干嘛流鼻血啊!我才不要告诉你!”



弗朗

“有一次闲暇时间和他一起出门去他家吃饭,出去了才发现没带现金,那家店又不给刷卡,哥哥就说我请吧,他脸红彤彤的说那好吧,

后来吃饭他一直红着脸心不在焉,饭沾嘴角都没发现,哥哥就一直笑着看他,故意把他脸上的饭粒捏起来吃掉,

他脸瞬间爆红,就当哥哥以为自己撩耀日常完成时,他啪的掀了桌大吼:'你丫敢抢我东西吃!'

………哥哥觉得王耀怎么跟个木头似的不解风情,不、或许是太解风情。”






伊万

“有一次一起打战晚上他冻的瑟瑟发抖,我就邀请他一起睡并用围巾把我们两个围起来,

早上起来的时候发现围巾七缠八缠把我们两个紧紧捆在一起,当时怎么弄也解不开,我就记得折腾好久他泄气似的叹口气,又突然笑了起来说:'伊利亚同志,看来我得跟你度过余生了。'


那时候我还叫伊利亚,我不是没有想过,就这样一辈子…………”



菊花

“茶文化书法文化饮食文化………好吧我知道你不是想问这些,但是,

我有资格回答其他吗?“



费里西

“提起小耀的话,第一件想起的是爷爷讲的关于他的故事哦,执剑而立扬鞭策马,但都跟第一次真正见他不同呢,

还有就是那首后来王耀教我的诗:我欲与君相知,长命无绝衰。山无陵,江水为竭,冬雷震震,夏雨雪,天地合,乃敢…………

罢了,对于活的那么久的小耀来说,山化平地水尽枯,冬雷震震夏雨雪也不是没见过吧?好像,也能明白王耀当时眼里的神色呢,这么久,一定很累了。”











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
我考试炸了,炸的飞起。不想更新…………